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卿狂将手收回,亲自给他戴上面具。

    面具男道,“无名!”

    “既然无名,那我便称你为无名吧。无名,你以后就是我的人了,跟着我,保证不让你受委屈。 ”

    无名却问了个很奇怪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帝女身边的四个女婢,为何没跟随在其左右?”

    卿狂勾唇淡笑,“你怎么知道我有四个貌美如花的美婢,听你声音,可不像是我靑坞国的人。”

    无名觉着自己刚才话问的,有点露出破绽了。

    忙着又说,“这些都是听人说的,帝女身边四个美婢,传闻许多,一些别国的人,也是知晓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也想娶我身边的丫鬟。”

    看着那张让人想念许久俏脸,他很想说一句,不,我只想娶你!

    之前因着他的身份,不敢也不能,现在,他只剩下为数不多的寿命,何故要在意那些繁文缛节,他想守在她的身边,静静的以无名的身边,陪在她的身边,也就好了。

    见无名不再说话,卿狂便将话给收住了。

    这个宫内后侧的小庭院中,里面东西准备齐全,唯独没给她准备丫鬟,加上卿狂挑食严重,又不喜欢吃别人煮的东西,就自己下厨去了。

    以往在东宫都是她负责吃,柔儿帮她做好,彤悦给她布置好,可现在,她想吃点东西,都很难。

    柴火怎么点都烧不起来,倒是将她一张俏丽的小脸,弄的全是黑灰。

    纳兰戎瞧见跟没看到一样,就坐在外面,玉璇上前询问了下。

    “帝女,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?”

    卿狂硬着性子道,“没有,我自己能来。咱可说好了,我只做我自己吃的,你们吃的,我才不管。”

    却听纳兰戎道,“正好,就等你这句话,我去找吃的,玉璇你别理她。”

    玉璇不让纳兰戎喊他为皇子,纳兰戎就直接称呼他的名字了。

    见纳兰戎出去找吃的,玉璇面色带着几分尴尬的笑。

    卿狂再次钻入厨房,就想烧点水喝,她带着的药丸还没吃,总是觉着有些没劲儿,想赶紧吃下药丸,省的等没了力气,再吃又要耽搁时间。

    庞昱前去霍然家搬被褥以及洗漱用品去了,跟在卿狂身边的,除了霍然给的一排保护她用的侍卫,就剩下是无名了。

    无名跟着卿狂入了厨房,轻声说道,“你是高高早上的帝女,这些事儿不该你来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之行,本就是历练,做什么事儿都要自己来才算的上历练,才能深入底层,考察民情。”

    听着卿狂这般沉稳成熟的话,倒是让无名愣了下。

    原来,她早就从一个骄纵的小姑娘,长大成为沉稳的未来女帝了。

    “我来帮你,你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无名的手指很细长,泛着光泽,但他的手中全是茧子,这个是跟忘川舅舅不像的。

    “你跟我喜欢的那个人很像,可惜,你不是,他也不会像你这么温柔的对我。”

    “帝女,你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无名的心在颤抖,欢喜的那种颤抖,她说,她喜欢他!

    但他必须要赶紧转移了自己的情绪。

    听着他木讷不解风情的话,卿狂淡声说,“烧点开水给我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没吃东西。”无名肯定的说!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没什么胃口!”卿狂坐在厨房里的小板凳上,看着无名在忙!

    感觉他就是忘川舅舅,可他长得,与忘川舅舅一点都不像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