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第997章 微动情,必须要克制

    第二日!

    从木屋出发,到生长介子果的沼泽之地,已经不远了,白玉书本不想让帝女,在以身涉险,她想自己去找介子果,找到之后,再带了回来,交给帝女。

    但却被卿狂给拒绝了。

    她深知,这次之行,找到介子果结束之后,她跟景忘川就没有再单独相处的机会了,简短几日,她想让景忘川看上她,已然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但多相处几日的机会,还是要努力争取一下的。

    “马上就能找到了,尽快过去,别在路上耽搁了时间。”

    卿狂不理身边两个女婢,起身往外走,正看到景忘川也从屋里出来。

    她笑着打了招呼。

    “忘川舅舅早安,伤口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劳烦帝女挂心,伤口已经好的差不多了。已经让帝女的奴婢给在下换过药?”

    卿狂听着,顿时一愣,错愕的看着景忘川。

    没等她问,听着郭彤悦小声的说了句,“是奴婢帮景公子换的药。”

    卿狂脸色一冷,但却没对郭彤悦发脾气,只是淡声道,“噢,换过药就好了。我先走,在前带路。”

    她受伤的眸子让景忘川手掌紧握,脸色也不明的变得深沉起来。

    心中那抹子关心,是绝对不能存在的。他必须克制自己,不能受到她的情绪干扰。

    她……只是个孩子。

    还喊他一声舅舅!

    两个人是绝对不可能。

    镇定下来的景忘川,却是不知道,自己跟在卿狂的身后,目光始终追随着她的身影。

    郭彤悦走在最后,刚要走,却被白玉书拉住了胳膊。

    “你对景公子有私心?”白玉书脸色不善。

    郭彤悦却道,“没有, 但现在这个误会正好,能让帝女对景公子死心。”

    白玉书摔下郭彤悦的胳膊,“希望如此。”

    郭彤悦看着白玉书生气,生怕她误会自己,面上带着着急说道,“玉书,我们四个人都是帝女的,谁也不能背叛帝女。但你没发现吗,帝女对景公子是越来越在乎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有如何,只要帝女想要,就是将景公子收入东宫,也并无不可。”

    “女皇、帝君他们能答应吗?还有,帝女的外祖那边,若是知道了,该如何去说?”

    郭彤悦着急,她现在所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帝女的名誉而着想。

    难道真的要让史官给帝女记上一笔,说帝女娶了自己的舅舅?

    这对帝女的后世肯定会影响颇大。

    “且管那个作甚,只要帝女开心高兴就是。”白玉书看了郭彤悦一眼,又道,“快些跟上,我听帝女在前面喊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,兴许你说的也对。”

    卿狂在前喊着郭彤悦,从她手上取了水壶,喝的畅快。

    “天气是越发炎热了,瞧着我这体质,还是好好的在东宫里呆着好了。彤悦,拿水给忘川舅舅喝点。”

    卿狂回首,看了下身后的景忘川,见他脸上也带着轻微汗珠。

    “是,奴婢这就给景公子送水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,我还不渴。”

    景忘川环顾周围,眼睛已经望到前面不远处的沼泽之地,对于郭彤悦递来的水,他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