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第1009章 思念……

    她快速走了进来,将殿内的书籍,弯身从地上捡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哥哥,何必动怒,我现在不是好好的,活蹦乱跳的,人生在世,谁能不死,早死晚死都是死,不对吗?”

    卿狂说着,撑着手,望着书案那侧坐着的兄长。

    “狂儿,都是哥哥的无能。咱们将此事,告诉母后可好?母后那么厉害,肯定会想到办法的。 ”

    卿狂却道,“不行,若是被母后跟父皇知道,他们就是大开杀戒,也会帮我找到那四块碎片的。你可知道,若是用强权的话,势必要得罪周围的邻国。

    现在是有外祖母、外祖父在,盛唐国内有两位舅公,南雀国有小姨母,可若是等百年之后,外祖母与外祖父都不在了,他们可还会念这份情谊。

    怕是不会那么深了。”

    还有就是,卿狂知晓,她的母后,根本就不是外祖母的亲生女儿,跟许家,根本是一点血亲关系都没有。

    未来,变数颇多,卿狂不想在这个时候,因为自己的事情,而给父母亲,哥哥弟弟们留下隐患。

    “狂儿,按照你的意思,当真就这般,不管不顾了?看着你从之前的生龙活虎,变得这般安静不喜动,哥哥看着心中担忧万分。若是能将哥哥的性命给你,哥哥肯定不做迟疑。”

    “笨蛋哥哥,一命换一命本就是赔本的生意,咱们说好了,不许再生有别的意思,就听我的话。在我十六岁之前,我都会安分的呆在宫中,好好的学做一个合格的帝女。

    哥哥也要好好努力,成为一个顶天立地,保家卫国的大将军。”

    彧安点头,眼神认真而严肃,“会的,哥哥会一辈子保护着妹妹。”

    绝对不会像大舅舅那般,留下母亲一人在靑坞国。

    彧安是尊重大舅舅的选择,但却不赞同。

    而他这辈子,就是为了守护妹妹而活。

    卿狂看着这般认真的哥哥,莫名的觉着好笑。

    淡声说道,“哥哥你这般护着我,将来若是娶了媳妇,我那未来的嫂嫂,可是要吃味了。”

    彧安面色凝重而道,“若是她不喜欢你,我也不会娶进门。”

    这个木头呆子哥哥。

    卿狂面上无奈笑着,将被彧安丢掉的书本收拾好后,这才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哥哥要记得,此事不要告诉母后与父皇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彧安极具宠溺的语气说着。

    九月中旬,靑坞国女帝与帝君带着帝女,前去乾坤山行祭祀大典。

    月末,卿狂开始跟着夫子学习治国之道。

    一晃数月,她并没受到任何景忘川给她的书信,卿狂有些郁闷,还是自己亲自写了封书信,派人送到了大周国内陇南之地的景家。

    归回景氏家族,认祖归宗的景忘川,已经开始学习景氏家族的剑法。

    这几个月苦闷的习武之中,终于得到了一丝令人心生愉悦的慰藉。

    收到卿狂的信后,景忘川打开,瞧着她信上写的话,都是一些宫内的琐事,但却被她说的那么生动。

   &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