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手掌摸到她细腻的肌肤,才察觉到她似是身无丝缕。

    景忘川的手不知道如何,为了掩饰内心的恐慌失措,他低声呵斥了声。

    “明明告诉过你,这个地方不安全,你还要来洗澡,想找死?”

    景忘川的话十分不客气,握着卿狂的腰身,也是下了狠的力气。

    卿狂吃痛,张口咬在了景忘川的胳膊上。

    “我才不想死,想救我就麻溜的,不想救,随便你丢下。”

    泥人也有三分泥性,更何况她还是帝女,其实不用景忘川出手,白玉书依旧能救她。

    卿狂是在意景忘川的,所以在他面前,更是不想伪装自己,被他凶,她难道就不会心里难过了?

    察觉到胳膊上的疼,景忘川并没松开卿狂,抱起她从踩着石头,快速从瀑布而下的小溪水中离开,却在他低首看向卿狂的时候,耳边射来短箭的锋利的声音,为了保护好怀中的姑娘,景忘川背身直接以身体抵挡了短箭。

    翻身以最快的速度,将卿狂几近赤裸的身体抱在怀中。

    感觉到景忘川的身体一顿,卿狂吓了一跳,“你没事儿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少惹点事儿,我就能没事儿了。往后,不可那么野性随着自己的性子来了,记着了吗?”

    这会儿景忘川,温柔的似是能滴出水来。

    但卿狂听着却怕了起来,“景忘川,你真的没事了吧?”要真是没事儿的话,怎能跟她这么温柔的说话。

    景忘川抱着卿狂,从溪水中离开,直接去到木屋那处,前来刺杀帝女的此客已经被白玉书,全部处理完了。

    近年来,有些敌国贼子,越发猖獗了。

    因着靑坞国现在发展的越发壮大,周围的领国,表面上是温顺服从,与之交好,但背地里却阴谋诡计不断,尤其是针对下一任女帝的卿狂。

    当今女皇只有四个孩子,却是三男一女,不用多想,未来继承女帝职位的,肯定就是现在的帝女莫属了。

    有些人也想阻碍帝女顺利登机,想尽快除掉,造成靑坞国的内乱爆发。

    尤其是最近,靑坞国内,各国来使所带来的人,全都聚集在半月城,正是虎视眈眈的盯着女帝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就是白玉书,现在也是无法分辨,前来刺杀帝女的人是谁。

    郭彤悦听到这边有声音,立刻就跑了给过来,正看到景忘川将帝女抱在怀中,从木屋后头走来。

    “景公子,我家帝女,没事儿吧。”

    郭彤悦担心的问话的语气都带着颤抖。

    “没事!”景忘川淡淡的说了句,抱着卿狂,送到了屋内。

    郭彤悦看到身后中箭的景忘川,自是带了担心,“景公子,你受伤了。”

    却听得卿狂从里面传来一声命令。

    “彤悦出去,任何人不许进来打搅。”

    “帝女,奴婢给您拿药。”

    “送了药就离开。”

    从景忘川的怀里出来的卿狂,脸上带着镇定自若,从包袱里拿了衣服,当着景忘川的面,自顾穿了起来。

    景忘川脸色不动,但耳根子却红了大片。

    眼神也不知所措,索性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却听得卿狂而道,“忘川舅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