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为了让皇室的里的人,能住在皇家庄子里有处可玩耍,特意将乾坤山给开发了下,但也仅限于山脚下,开发出了一些带着趣味性的东西。

    像这种环山小道,引进山中瀑布,制作拱桥跟竹排,以供夏季玩耍。

    这些现代夹杂着古代的游玩项目,很多都是卿狂出点子,大皇子彧安与宫廷工部的人商量,开展而来的,建造了好几年,也才只让山脚下开发到这种地步。

    山腰上就无人敢去了,纵然是山脚下,往密林里走的远了,遇到猛兽的机会也会增大。

    瞧着眼前的木屋,卿狂快速走了过去,而景忘川已经站在木屋门外的木板上。

    “这是荒废的屋子?”

    景忘川蹙眉问了下,他在屋子后面,瞧见了一些野兽的痕迹。

    卿狂直接往木屋里走,听着景忘川的声音,歪头看向他。

    “并不是荒废的屋子,只是鲜少有人来打扫,今日我们先住在这里,明天一早往里面走,晌午就能到生长介子果的沼泽地。”

    “沼泽地?”

    景忘川的眉头皱的很厉害了,沼泽地,可是很不好进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是啊,这也是最难摘介子果的地方,不过你要做好心理准备,介子果的生长日期很短,不一定能找到。舅舅跟舅母去的地方,相对来说,好一点,只要舅舅不迷路,很快就能找到的。”

    向山而进,有两条路,一条是走环山路,但方向感不好的人容易迷路,第二天就是这个一直通往山顶的,但在山脚下经过的时候,会有个很隐蔽的沼泽。

    对于沼泽卿狂是不担心的,因为那些介子果就是长在沼泽里柳树的树干上,有玉书在,很轻易就能摘的下来。

    她之所以想亲身跟着,不过是想跟忘川多点相处时间。

    “别担心,有我家玉书,肯定会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瞧着景忘川,卿狂心道,他应该是没功夫的吧,就是有功夫也就是个跟她差不多的半吊子,瞧他浑身松散,不像是跟玉书那样,带着习武之人的刚硬严肃。

    景忘川眸子盯着卿狂的轻松,心中丝毫不敢松懈。

    显然木屋外有野兽来过,他不得不谨慎起来。

    纵然他再是不喜被帝女调戏,撇开这点,她到底是帝女,性命安危,他一点都不能松懈。

    郭彤悦跟白玉书陪着帝女去到木屋里。

    木屋总共三间,两个厢房住人用的, 里面放了被褥枕头,还有一些换洗衣服,不过这些东西带着很重的霉味,除了被褥,其余的东西,卿狂不用。

    “彤悦,你去隔壁帮忘川舅舅收拾下床褥,玉书,你去让那些暗卫去打点野味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,帝女您一路累了,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卿狂挥手,双眸望着窗外,窗户是伞形的,轻轻撑开,趴在窗户处可以看到瀑布,以及从瀑布下流淌下来的溪水,清凌凌的声音,特别好听。

    身体燥热的卿狂,撩起胳膊,露出半截赛雪的皓腕,白嫩细腻。

    郭彤悦在帮景忘川收拾屋子,景忘川就出来了,想了下,还是想告诉卿狂一声,没事儿的话别乱出,木屋周围可能会有野兽出没。

  &n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