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站在山竹下的景忘川,瞧着卿狂,心中却是诧异。

    不过开春四五月,当真这么热吗?他怎生感觉不出来,对,还有帝女的两个宫婢,依旧都是清爽面旁,丝毫不带汗渍。

    倒是她,才不过走了半路,竟是已经香汗淋淋。

    瞧着是个活泼好动的,怎么走起路来,竟然成了体虚娇弱的了?

    景忘川瞧着卿狂,心中担心是有的,毕竟这个小女孩,是伯娘最为担心和牵挂的人。

    “帝女要是热的厉害,可以戴上在下给送来的白晶玉佩,那个是伯娘亲送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靠着石块勉强得了丝丝凉气的卿狂,嘴角轻轻扬起,淡声说道:

    “玉佩与书信我还没来得及仔细看,倒是不知,原来外祖母给的玉佩还能用这个作用。”

    景忘川看她一眼,道,“白晶玉佩冬暖夏凉,适合体虚的人佩戴,伯娘年轻的时候也是体寒,便一直带着。”

    这次,不知为何,竟然让他捎带来给卿狂。

    景忘川肯定是不知道了,李蕴之所以常年带着那个玉佩,体虚是另外一说,还有一个原因,这个玉佩里面藏着一点朱砂,而那朱砂并不是简单之物,是一个得到高僧的心头血。

    其目的,就是为了给李蕴镇压魂魄。

    而她也能在这么多年,跟许轻远一直相安无事的,过着令人羡慕的生活。

    毕竟身为穿越人士,是不可能不相信非科学类的,李蕴是这辈子过的相安无事了,想到外孙也是个穿来的,不免有些担心,当然,要是没事的话,最好。

    怕的不就是出事了,没有做好防护措施。

    这才让景忘川带着白晶玉佩,送给了卿狂,可卿狂在景忘川出现后,一颗心全扑在景忘川的身上,倒是连自己亲外祖母给送来的宝贝与书信,都无暇顾及。

    说来也是,这才几日的时间,她还没来得及看书信,就被女帝派出去帮许元墨找介子果。

    哪里有时间啊。

    卿狂安静的听着景忘川的话。安静下来的卿狂,看上去格外的文静,清瘦,巴掌大的鹅蛋脸,镶嵌着一双大大的双眼睛,今日没上妆,瞧着竟然如拿出水芙蓉一般,清纯娇柔。

    瞧着她突来的苍白,景忘川只觉着心中一颤,很快,他将那股子不适强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还能继续走吗?我们可不能在小道上休息。”

    景忘川看了下周围,天色已经暗沉下来,就是走的话,估计也走不了多久了。

    照顾卿狂的郭彤悦,向忘川那边瞧了下。

    “景公子,再歇会儿,我家帝女……”

    “彤悦,起身,继续走。”

    没让郭彤悦说话,卿狂起身,自顾往前走。

    景忘川这次并没有疏离卿狂,与之并肩一起走。

    景忘川是个很有个人魅力的人,浑身上下,带着那股子吸引人的感觉,对卿狂这种涉世未深的小姑娘,带着致命的吸引力。

    他五官立体,大气浑然,身材修长,常年穿着黑色或者深色的衣裳,面色偏黑,毕竟是经常出海,被晒黑也是正常,但他眼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