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帝女这是吃了失心疯吗?什么礼义廉耻,违背伦常都忘记了吗?”

    景忘川的坏脾气,成功被卿狂给激发了出来。

    摔倒在地上的卿狂,索性也不起来了,坐在地上,单膝起来,胳膊撑着,望着狂怒不止的景忘川,她伸手摸了下嘴唇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实话告诉你,我可不管你是不是我亲舅舅,你这个人,我就是要定了。”

    卿狂刚说完这句话,突然一阵气血攻心,噗的一口,胸腔内的血液翻滚,一阵一阵的往外涌出。

    听到声音的白玉书立刻转身,“帝女,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,不用你你扶,我能起来。”

    从地上起来的卿狂,口中吐出的鲜血,将她一身上好的白色云锦绸缎的衣服,沾染上点点血迹,像是花瓣一样,在纯白的衣服上,绽放着。

    逞强的卿狂,没走两步,身体一阵摇晃哆嗦,猛地一下扑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白玉书气的眼睛都红了,上前抽剑要往景忘川身上刺。

    “都是你,帝女不能受到任何的刺激,我要杀了你,你不出现一切都好,你为何要出现在靑坞国。”

    白玉书的剑差点就要刺中景忘川,却听到秦静兰一声呵斥。

    “玉书,你还嫌事情不够多吗?这事儿别让女帝跟帝君知晓,你要是行刺了景公子,事情闹大了,你觉着对帝女会有好处吗?”

    秦静兰将白玉书给阻挡下来,而那边,景忘川垂眸看着地上倒下去的人儿,心中像是有人在拿着刀子剜他心头肉般,疼。

    鬼使神差般,景忘川弯身将卿狂抱起,送到了内殿。

    秦静兰立刻就去找专门伺候帝女的太医,聂三娘。

    聂三娘到了后,先给帝女把脉,瞧着有景忘川在,就说了句气怒攻心导致的。

    秦静兰跟随聂三娘出去,到了院中。

    “太医,帝女她的身体情况到底如何了?还劳烦您说实话,不知是不是奴婢的错觉,总是觉着帝女的身体越发轻薄了,有时候,帝女睡着的时候,我们都会察觉不到帝女的存在。这,到底作何解释啊?”

    聂三娘瞧着秦静兰,沉声而道:

    “帝女身体越发虚弱了,可我实在是找不出具体的原因。女帝的妹夫不是有个鬼才神医,何不让那人前来为帝女检查一下。还有,关于帝女身体的事情,你们真的打算继续隐瞒下去?”

    秦静兰清秀的脸上带着丝丝痛苦。

    “并非不是我们不想告诉女帝跟帝君,是帝女一直不许我们说,连大皇子都不许我们告知。”

    她也是担心!

    自打两年前,帝女出宫玩耍一趟回来后,身体就出现了这个症状。

    连续两年了,帝女平时看起来没任何问题,但一旦处于一个人的状态,或者夜晚睡着的时候,她的存在感就变的飘渺虚无了起来。

    像是随时烟消云散般。

    秦静兰与其余三个女婢都知道,更是因为帝女的找个症状,让她们四个害怕。

    所以,在某种程度上,她们可以无下限的容忍纵容惯着帝女。

    尤其是现在,景忘川竟然将帝女给气的吐血。

  &n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