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见璃月镇定下来,宋飘蓉倒是想到了什么,猛地抓住了璃月的胳膊,往上一推,见她胳膊上的守宫砂没了, 顿时脸上大喜笑了出声。“我是不能拿你如何,但是父亲可以让你不能嫁给许靖南。你那个代表贞洁的守宫砂已经没了,你觉着许靖南还会要你吗?这下子,被父亲知道,不打死你就算好得了,我肯定是会嫁给许靖南的,你就等着

    被嫁给村牛吧。”

    宋飘蓉的话倒是让璃月不太担心,若是自己感觉不错的话,那夜的人肯定是许靖南,要了自己的人是他,她还有什么可担心的。

    只是看到宋飘蓉这般嚣张的神色,还真是让她心中不爽,抬脚重重的踩在宋飘蓉的脚面上。

    见她吃痛低呼,璃月嘴角带着淡笑道,“暂且不说嫁人这件事,光是上次你给我下的药,宋飘蓉我劝你最近给我小心谨慎起来,我肯定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,你要是敢动我半分,父亲肯定饶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?那你有没有想过,我的清白是给的许靖南,你再去问问父亲,看他答应会让谁嫁到将军府?”

    璃月承认,这一刻她就是想看到宋飘蓉脸上被打击到的神色,所以才说出许靖南的。

    宋飘蓉在听到璃月说出许靖南后,双眸瞪大,似是瞧见了什么不得了的事,嘴巴更是长大,像是能塞下一个大鸭蛋似的。就在璃月冷哼赶人的时候,见宋飘蓉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双手指着璃月,控诉的语气说着,“你骗人,你一直都在骗我,你明明说要把许靖南让给我的,你竟然会……,他竟然会碰你。怎么可能,怎么可能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你信不信,这都是事实。难不成你还要去找许靖南问?”璃月本是无心说到这个,却让宋飘蓉立刻想到了什么,张口恨恨道,“我就能去找许靖南问,你且等着,璃月你个小贱人我肯定能收拾得了你。我娘能撵走你娘,一跃成为宋相府的当家夫人,我就不能收拾

    了你,咱们走着瞧。”

    再次听到宋飘蓉说到她的母亲,璃月心中莫名的带了怒火,“你再说一次,你刚才说,是你娘把我娘撵走的?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宋飘蓉当然不清楚当年宋家发生了什么事,但她娘姚氏知道啊,她知道的那些零散话语都是姚氏说的,现在却被宋飘蓉拿出来故意刺激璃月。

    璃月的确被刺激到了,上前伸手攥住宋飘蓉的衣服,冷声逼问,“当年发生了什么事,全部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刚说完,就听到门外传来一声中间厚重的女子声音,前来之人正是姚氏。

    “当年发生的事,我来告诉你。你就该和你那该死的娘一起死了,没想到这都十几年了,你还能平安回来。要不是你,蓉儿肯定是护国大将军的妻子,而不是你个该死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姚氏仰头挺胸的从门槛跨过,眼神极为嫌弃的看着璃月。
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