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许慕北瞧着忘川,笑容灿烂,“你的生意经真该跟你姐夫聊聊,宫内琐事,以及宫外的各种大型生意场所,都是你姐夫在做。”

    万临宸见娇妻这般而说,轻笑了下。

    “只是帮忙打理,那些都已经成型,打理起来,不多费事儿。倒是忘川,能做到从开发到做成成品,这点才是难得。往后若是有生意上可以合作的,忘川可以考虑下跟靑坞国合作。”

    忘川的能力是万临宸钦佩的。

    而万临宸,到底是靑坞国女王的帝君,自然是为靑坞国的国脉着想的,何为国脉,自然是经济实力为主,军事能力加强。

    恰巧,万临宸负责的正是靑坞国的经济。

    要是能跟忘川合作,对靑坞国来说,只有好处,绝对没有坏处。

    若忘川不是岳母跟前的人,他倒是很想挖到自己身边做事。

    有了忘川在,就是将来他跟慕儿出去云游四海,狂儿身边也有人帮着。

    彧安主管战事,将士们的训练,可着经济这块,甚是让万临宸困恼,因为,一直没找到合适的人来培养。

    若是日后他们合作,就是看在狂儿喊他一声舅舅的份儿上,忘川也不会从狂儿手中压榨太多不是。

    万临宸这个老父亲,可是为自己那不上进的女儿操碎了心。

    忘川听着万临宸的话,自然是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“日后有机会定会拜托姐夫。”

    忘川的一声姐夫让万临宸倒是高兴了不少。

    这边和乐融融的说着话,突然听的门外女官来报,说东宫出现刺客了。

    许慕北脸上陡然一愣,万临宸也跟着起来,许元墨更是一马当先。

    “狂儿可是有事?”

    许元墨脸上布满担心,姐姐与姐夫只有一个女儿,而且还是未来的女帝,自是宝贝的不行,可不能出任何事情。

    女官答道,“帝女被刺中胸口,已经止血,可箭上有毒,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说结果,狂儿现在人呢?”许慕北也怒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帝女昏迷了,东宫那边女婢已经将贼子给擒住,是东越国的四皇子,玉璇,短箭射入帝女胸口。”

    听到东越国玉璇,许慕北脸上怒气更甚,但却是对卿狂的怒。

    “这都是狂儿自作自受,东越国已经被我靑坞国给灭国,她何故要是留下玉璇两两兄弟,还养在宫内。”

    女官没敢作答,但宫内谁人不知,帝女养的那几个好看的公子,都是用来观赏的。

    现在说是观赏,可等帝女成年之后,定然是要收入到后宫之内。

    许慕北本想去看看女儿,但一听是玉璇给伤的,顿时也不管了。

    “此事孤已知晓,传令下去,将玉璇兄弟,直接赐死。帝女那边,传唤太医院的人。”

    瞧着许慕北被气的不轻,万临宸伸手安抚了下她。

    “狂儿到底还小,你别因着她而被气着,我过去瞧瞧。”

    许元墨也道,“就是,听姐夫的话,姐姐别恼火。我们过去看看,只要狂儿没事儿就好,东越已经被灭国,还是不要留余孽的为好。”

    连小野也抓住许慕北的手,文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