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景忘川想成了什么?

    难道还是妖精打架啊?卿狂脸上带着促狭怪笑的看着景忘川。

    “忘川舅舅,你想哪儿去了?你们成年人的世界,我还真是不太懂得。我还小,可别把我给带歪了。”

    景忘川脸上全是尴尬,扭头不看她。

    “要摘就快点,省的回去的时候天都黑了。”

    卿狂哼声笑呵呵的,将介子果摘下来,放在了随身携带的竹子编成的小笼子里,小笼子相当精致,里面是用蚕丝垫底,就是为了怕摔破了介子果。

    介子果摘来的时候是要带着藤蔓的,这样能给介子果一种错觉,让它们还以为自己没脱离藤蔓,能存放上一两天的时间。

    景忘川单手撑木筏,目光深远望着前方,卿狂摘好介子果,随手捻起两颗,便往嘴里送去。

    “忘川舅舅要不要尝尝,这个果子酸酸甜甜,吃着开胃。”

    景忘川错愕的看着卿狂,“这果子不是……,你怎么吃了?”

    “我又不曾养过男人,为何不能吃。介子果是对尝过情欲的人才有催情作用,对我没用。你要不要吃?呐,还剩下一小串,都给你啊。”

    眼瞅着她快将果子送到自己嘴边,景忘川赶紧别过头去。

    “我不吃!”

    “为何?难道你,已经有过女人了?”

    景忘川听着,也不解释,继续撑着木筏往外走。

    而卿狂想到此,眸子里带着几分微怒。

    说实话,她再喜欢景忘川,要是他跟别的女人睡过,她心里膈应,觉着腌臜,有点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将介子果快速收了回来,卿狂也不看景忘川了,一把手将介子果全吃了下去。

    要不是提前给三舅舅装好了,她怕是将自己摘的所有介子果,都会给吃光了。

    等他们到了岸边,郭彤悦赶紧来扶着卿狂从木筏上下来,约莫一刻钟后,才见白玉书从沼泽之地回来,手上扯着一株巨大藤蔓。

    “帝女,介子果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卿狂扶额,望着暴力白玉书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要将沼泽之地的所有的介子果都拆了吗?”

    白玉书脸上带了点小尴尬,“帝女,这个,我一下手这些小果子都碎了,实在是没办法,只能全给拔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拿给我,我来收拾。也不晓得三舅舅他们如何了,我们摘到后,尽快回去,省的三舅母等的着急了。”

    卿狂说着,便将那些介子果全部摘了下来,放到小笼子里,又让白玉书将介子果的藤蔓,丢在沼泽之地,这些藤蔓明年还会发的,要是扔到别处,全都干死的话,倒是可惜了。

    一行人用了两天的时间,终于将介子果摘到手。

    卿狂也怕等这些介子果,送到三舅舅手中的时候,会坏掉,所以才准备了那么多。

    没在山内多呆,他们几人立刻就从山内离开,到了山外后,隔了一天,才等到许元墨与小野出来。

    他们两人,运气有点不好,野果子倒是找了不少,唯独没找到介子果。

    看到卿狂的小笼子,许元墨激动到不行,伸手戳了下外甥女的小脸。

    宠溺说着,“还是我家卿狂厉害,找了那么多,可是足够你舅母吃的了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