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卿狂的神思是涣散的,她已经没了明确的思想,根本不知道眼前发生的事儿。

    看着肤色苍白的卿狂,无名有点恐慌, 伸手掐住她的人中,但不见卿狂有任何的反应,无名低首,想亲近观察她一下,要是情况近紧急定然是要去看一下的。

    没成想,就在无名靠近卿狂仔细去观察的时候,突然一阵犀利的掌风,猛地向他袭来,无名只顾着护住怀中的卿狂,侧身直接被打中,他低首,还没抬起来,薄唇直接压在了卿狂的嘴唇上。

    如那次一样,温软带着小女儿家的香甜,但,这次她的樱唇,却是冰凉的。

    庞昱从城内将被褥已经帝女所用的东西,都给搬了回来,因为要给帝女所用东西,都是上乘之物,所以就多花费了不少的时间。

    从一开始庞昱就很担心帝女,紧赶慢赶,终于将所有准备的东西都拿了回来。

    却看到帝女被一个玄衣男子抱着,那个男人还带着面具,一看就不是个好人,庞昱随即将手中东西丢下,剑出鞘,直接一掌先给了无名一掌,这又快速出手,利剑架在了无名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,竟然敢算计我靑坞国帝女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伤她,她先昏迷过去的。”无名挥手,空手推开白刃,只是看了庞昱一眼,弯身将卿狂给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?”庞昱追问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无名!”

    “既然无名,帝女就与你没任何关系,速速将帝女归还于我。”

    庞昱上前,想将卿狂给接过来,却被无名人如鬼魅般闪过。

    “我来照顾,你先去铺床,她现在需要休息。此次远行,可有带御医在身?”

    无名的话让庞昱觉着奇怪,但又能察觉到,眼前这个不泄露自己姓名的男子,对帝女没有任何的恶意。

    庞昱快速将床褥给铺好,立在原地,看着无名。

    “你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管你的事儿,出去!”

    无名将外衫脱掉,盘腿坐在床上,单掌扶住卿狂,一只手撑着卿狂的后背,给她输送内力。

    “帝女并未习武,我不能看着你这样做,你这样不仅帮不了帝女,反而还会害了她。”

    庞昱见无名是想救帝女,但觉着他救人的方式不对,随即出手,想制止住他。

    这时,听无名说道,“我知道怎么做,不用你管。出去……。”

    庞昱不懂无名为何要这样做,但他身为帝女的侍卫,死都不能离身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离开这个屋子半步,我无法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庞昱是因为看的出来无名在帮卿狂,就没阻止,一直冷静的站在卧室的帘子外面,守着!

    世人不知,景氏家族的独门武功,内力绵柔温和,就是来帮助浑身上下没半点武功的人,都不会对被救者造成任何的影响,但对施救者却带来很大的冲击力!

    景家的武功,本身力度很大,但若是连带一起修炼景家的独门秘笈,可以将两种力量调和,也就是所谓的在无名的体内,将猛烈内力,转化成绵柔之力,再输送到卿狂的体内!

    为了不让卿狂受伤,无名就必须承下蚀骨之痛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