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秦静兰脸色却是不好看。

    “我希望是个女孩吧,不然,我真的不想养。帝女,静兰给您丢人了,不能帮帝女的忙,还怀了这个孽种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许你这样说,好了,你快回屋去休息,我有玉书呢。 ”

    白玉书一直在亭子入口守着,如松一般站着,除非是亲近的人,一般人,根本不能入内。

    东宫,卿狂只要了四个女婢,除此之外,没有别的侍婢,所以秦静兰怀孕的事儿,根本不必隐瞒,只要她这东宫的人,不往外说,别人就不会知道。

    别说卿狂宠着秦静兰,就是白玉书跟郭彤悦、苏柔儿,连对秦静兰都格外照顾,所以根本没有人会往外传。

    秦静兰很快就行礼下去了,卿狂换了白玉书上来。

    没等白玉书走近,见卿狂一阵眩晕,脚步站不稳。白玉书立刻上来,扶住了卿狂。

    “帝女,您的身子,最近是越发虚弱了。此事,咱们还是告诉女皇一声吧,女皇肯定会有办法为您治疗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,母后最近为国事操劳过甚,都病了,万不可拿这件事去让母亲烦忧。哥哥不是给我求了一些滋补药丸,你拿来给我吃。”

    卿狂的身体是越来越差,让她有种,就是那次受伤之后,身体才渐渐变差的,那种变差就养不回去的错觉。

    白玉书听着卿狂的话,立刻去找了郭彤悦,拿了药丸给她吃。

    吃过滋补药丸,卿狂的身体才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这个药丸是彧安从他二姨,也就是初阳手中要的。只说要滋补的药丸,那边初阳就派人给送了好多。

    足够卿狂吃上一阵子。

    彧安跟卿狂倒是不知,许慕北本身就会毒术,若是他们早点将此事告诉许慕北的话,也许能想出些办法来。

    隔年!

    秦静兰生下了一个小男孩子,秦静兰想将孩子给丢了,还是卿狂厉声将她给骂了一通。孩子是留下,养在了东宫,卿狂给他赐名叫云生。

    这名字有典故,出自张九龄的诗,恩来江山外,望尽烟云生。

    卿狂觉着,能顺利出生,健康茁壮的孩子,都是上天给的恩赐。

    相对于秦静兰的不管不顾,卿狂倒是很喜欢这个孩子。

    她年满十三岁了,按说是到了可以出去历练的时间,但卿狂却不爱出门了,闲在宫内,逗逗云生,日子过的倒是轻快。

    一晃三月,东宫内有婴儿的事儿,到底是没瞒住。

    凤鸾宫一道圣旨,将卿狂给宣了过去。

    身为孩子娘的秦静兰,自是担心万分。

    “奴婢该死,若是此事连累到帝女,静兰还有什么颜面苟活于世。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死不死的,留着你们都有用处,乖乖的呆着,我去母后那处瞧瞧,到底唤我过去作何。”

    卿狂一日三次,前去女皇帝君跟前请安,这才刚下早朝,就着急慌忙的将她给叫去,卿狂猜测,应该不是为了秦静兰生子的事儿。

    还真是……

    被她给猜到了。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