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早饭没吃,加上被两个弟弟催促去见舅舅的卿狂,早就饿的不行了,看到眼前的美食,好不痛快吃的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眼看卿狂要吃光了,苏柔儿赶紧上前,将砂锅里的乳鸽肉端走了,一脸惊恐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帝女,这个只是让您尝尝味道,早就给您做好了美容养颜的百花羹,女皇说您最近吃的有点多了,尤其是肉,还是先吃点清淡的,省得胖了。”

    那边抱着衣服的郭彤悦,也赶紧搭腔说道:

    “帝女的确是胖了,衣服都穿不下了,回头我还要改,这才一个月的时间,我都修改三次了。帝女,您要收敛下才好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管家婆。你这样严苛的要求,以后可是会找不到夫君的哦。”

    郭彤悦对自己的严苛要求,几近到变态的地步,她是那种每天吃多少,都是精打细算出来的。

    这四个女婢,是卿狂年幼的时候,在靑坞国的妓院里买回来的,亲自找人调教出来的,她们年龄上比情况要大上四岁。

    四个年轻的女婢,今年刚刚十六岁,正是花骨朵似的年龄。

    这四个女婢, 或沉稳大气,或美艳冷淡,或温柔娇弱,或知性淡雅。

    卿狂对这四个女婢,可真当成了自己所有物,谁也觊觎不了。

    早两年,有个年轻的文官,瞧上了沉稳的静兰,想求娶当二房,被卿狂直接给暴揍一顿,直接给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她们要嫁人的话,卿狂自然是会厚礼相送,但要是被人当妾侍,她是一万个不同意。

    郭彤悦将衣服收着,苏柔儿快速将砂锅乳鸽肉端走了,很快就端了一碗熬的浓稠的百花羹。

    里面放了野生蜂王蜜,甜而不腻,卿狂正吃着,听到院子里传来白玉书的声音,冷淡铿锵。

    “帝女,有人求见您。”

    “谁人?”

    秦静兰先声问了句,目光深沉如死水一般,好看的琥珀色,却没一点的感情波动。也可以说外界的一切,根本让她起不了任何的波动。

    屋内吃着百花羹的卿狂根本不用去想,自有秦静兰帮她处理好,哪些人该见,哪些人是根本见不得帝女的。

    “小人景忘川,特意前来拜见帝女。”

    院子里爽朗的声音,让卿狂猛然一阵激动,快速丢下碗跟调羹,撩起裙摆就往外跑。

    “小兰兰儿别给我挡着,此乃贵宾,应当里面请。”

    卿狂瞧着一身紫黑色衣裳的景忘川,眸子里带着淡淡的小喜悦。

    四个美婢站在两侧,看着自己主子,一阵扶额无奈。

    “帝女,衣服,您的衣服啊……。”郭彤悦赶紧将衣服给卿狂披上。

    卿狂顺手接着,很随意的披挂在身上。

    当下对身边四个女婢说道,“你们都先下去,我要跟景公子说点话。”

    四大女婢弯身施施然离开。

    卿狂看着依旧站在院子里的男人,清了下嗓子说道,“景公子,进来啊,你不是有事儿来找。”

    “小人是前来给帝女送件礼物。”

    景忘川看着眼前的人,记忆中的她还是个漂亮到不像话的孩子,现在……竟然已经长大成人了。

&nbs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