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李蕴嗔笑道,“我就是欠了你的,整日将琛儿丢在我这里,万一将来他不跟你这个当娘的亲近,我看你如何办。”

    “正好,就给娘你了,反正你教孩子挺有一套。”

    初阳笑的明艳动人,一双眼睛扑闪着,哪里像是个生了孩子妇人,就是一个年轻性子活泼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而那沉稳的璃月,笑意盈盈的应着,“二妹妹,你放心,琛儿在家里,我会给你们看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嫂子你可要注意点,你这瞧着快到月份了,要是生了,带着几个小子再带一个婴儿,可够你累的。”初阳瞧着璃月说。

    许慕北却道,“作何累着自己,庄子上那么多的婆子丫头,养着都是要用的,不用养着他们作何。大嫂你要是觉着用的不可心,回头我从宫里将卿狂的奶嬷嬷调来,帮你带着孩子。”

    瞧着三个姑娘一个儿媳妇都在跟前,李蕴脸上带着温和的轻笑。

    “我看行,不过,璃月要是生了个女儿再说,要是个臭小子,家里的婆子都能照顾。要是个丫头可就不一样了,定是要娇娇养着。”

    李蕴稀罕孙女,尤其是这大宝贝孙女。

    孙儿外孙不少,可家里女娃娃就卿狂一个。

    奈何卿狂是帝女,未来不能经常出入在她身边,李蕴想养个娇滴滴的小女娃娃,整日带在身边,倒是令人高兴愉悦。

    璃月听着,伸手摸了下肚子,“娘,我觉着这胎肯定是个女儿,感觉跟怀她两个哥哥的时候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是个大喜的了。”

    许慕北担心屋里的父亲,就让母亲先去屋里陪着父亲。

    李蕴起了身,往他们的卧室里去,正见许轻远坐在椅子上看书,瞧着是看书的样子,但见他许久不翻一下书本。

    李蕴步子轻盈走到他身边,双手很自然的放在了他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“远哥想什么呢,这么出神。”

    “阿蕴你来了,不是跟孩子们说话,怎么那么快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孩子们也要休息了,小北担心你,说你看着神情落寞,催着我过来瞧瞧你。”

    岁月并没在许轻远的脸上留下风霜,倒是给他增添了几分成熟的味道,只有李蕴知道,随着时间的越走越远,她对许轻远的依赖倒是越来越重。

    两人像是在一起时间久了,成为了一个人般。

    “我能有什么事儿。方才无邪说,明日要带陶乐回南雀国,帝后大礼,要在南雀国择良辰吉日大肆操办。”

    李蕴嗯了下,说道,“自来不是如此,等到那日,让靖南带着家里几个小子前去送陶乐,你若是不舍,我也陪你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去,……。”亲眼看着亲生女儿成为别人家的人,许轻远心里不舒坦。

    李蕴却淡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越是老了,越是幼稚起来了,难道你不曾听人说过,女儿长大不可留,留来留去留成仇。既然陶乐认定了无邪,你我二人难不成还要棒打鸳鸯,拆散了他们不成?”

    许轻远着急忙道,“我也不是那个意思,罢了,以后啊,还就是你会陪着我,儿女哪个都指望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