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许轻远低首,瞧了下依旧孩子气的女子。

    “阿蕴,今日瞧着有些不对,可是身体不舒服……。”

    许轻远说着,伸手碰了下她的脸,倒是没发烧。

    李蕴转了下脸蹭了下许轻远的手掌。

    “没不舒服。远哥,这辈子遇到你真幸运……。”她今晚格外煽情的说着。

    许轻远听的李蕴的话后,侧身微微压在她身上,眼眸饱含情欲,低声却道,“阿蕴,你这般说, 莫不是想要了?”

    “要什么要,我就不能好好的和你说些话。你这男人,真是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老当益壮。”

    “别,……。”她咬唇欲拒还迎,偏生这副娇态入了许轻远的眼。

    “阿蕴你都这般了,还说抗拒, 为夫可不信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男子,儿子孙子一大堆,还偏生乱来。”

    他低首啄了下她唇瓣,低首咬在她脖子处。

    “今生遇到你才是我的幸运,阿蕴,今生过的好是顺坦快活……。”

    他也不知如何去说,也记不大清楚当年发生的事了,当初带着俩孩子想去找个女人结婚的时候, 他抗拒着整个世界。

    却在那次意外之后,他所有的身心都渐渐的被她吸引,慢慢的,慢慢的,经过了这么多年,他有时候都觉着,自己都快成了她的一部分,若是她离开自己一会人,他整个人都觉着不好了。

    所幸,这辈子,大风大浪的都过来了。

    两人相互陪伴,从年轻时候的奋斗, 到中间的相互依靠,看着子孙慢慢长大, 看着许家开枝散叶。

    家里爹娘年岁大了,说不定几时就离开了, 孩子长大有了自己的家,无须他们操心去管。

    越是到了中年,他们的日子却越热松快起来。

    当然,全是仰赖于怀中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两人今夜配合的极为好,而他像是不知餍足的野兽,要了三次之后,才歇了下来,只是抱着她,才缓缓入睡。

    次日清晨,早早的这小院里就热闹了起来,初阳与陶乐去厨房里做早饭,莫修冥边是担心着,边是与无邪摆棋。

    而那边元墨在劈柴, 小野在他身边,一双眼睛缠在他身上,不舍得离开半分。

    许靖南扶着刚起来的璃月,正是要往院子里去,许靖南低首瞧着璃月的肚子,一句一个小心。

    末期带着穆霖、瑾年,琛儿三人,在院子里的长条木桌前,写着大字,木桌子上头放着两个陶瓷瓶子,瓶子里面插着两把干花,瞧着美不胜收。

    望着眼前小院里这般情形,李蕴笑开容颜。

    偏头看了下许轻远,“今生不白活,瞧瞧,当初咱们才几个人,现在咱们这可是一大院子里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全是你的功劳。”

    许轻远同是带了笑意,瞧着满院子里的儿子儿媳,孙子,满是高兴。

    但却在高兴之余,带了几分伤感。

    “还差几个呢,还差几个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初迎没回来,小北和临宸内, 这俩孩子也叫人担心。”

    许轻远却是这般说道,“我说的是差几个孙女,光是一群臭小子了,怎生不多来几个孙女。”

    “你且就知足吧,怎生都是你的孩子不是。”

    李蕴从门外出来,倒是被琛儿与瑾年先围了上来。

    一个喊着外祖母,一个喊着祖母。

    逗的李蕴笑的开怀,“都是我的大孙子,真是乖巧又听话。”

    成熟的瑾年抱拳对李蕴作揖,轻声喊了声,“祖母,祖父早安……。”

    李蕴笑着迎了下,“早安。”

    瞧着许轻远故作清冷,摆起长辈的架子,李蕴笑着推了他一把,“瞧你大孙子向你问安呢,怎生还不做回应了?”

    “咳,好!”

    这男人,也只是应了句好。

    两人带着三孙子,往院子里去,家里的女婿儿媳,个个都是个好的, 打招呼问好,倒是一派和乐。

    正是在这个时候,突地听到门外传来马蹄嘶鸣的声音,末期率先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定然是二哥哥,我想着大姐姐应该也来了。”

    瑾年看着小叔叔,当下问道,“小叔叔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我昨儿晚上做了梦,梦到了是他们回来了。刚才还和琛儿打了赌,若是二哥哥回来 了,他要给我当牛做马。”

    李蕴听到小儿子的话,伸手就是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你好歹是个小舅舅,怎生能欺负琛儿,仔细我回头修理你。”

    “娘也真是的,我且就是说说,哪里要让琛儿给我真的当牛做马了,最多让人给我捶背敲腿……。”

    瞧见娘亲又要来打他,末期快速往外跑了去。

    这会儿先到远门外侧的正是初迎,满面风霜的初迎, 下了马之后,气势汹汹的往院子里去。

    瞧着一群半大的小子,从他们身边错开过去。
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